答應L先生要打一篇網誌--關於我自己。
  說實在的也很久沒有打了,趁這個還沒有忙到天昏地暗

的時候,稍稍整理一點自己的事情。

  前天沒來由的把琴譜拿出來,(那裏已經重新整理過了,所以彈琴的時候只要往後轉就可以很方便的拿到譜),我想了一下抽出了Chopin的Nocturnes,很早買的譜,但因為很少彈所以封面還算新。我想起了不久前我聽到的那首,不記得編號了,想說找找看,巧的是一翻開就翻到了那首c小調op48/no1,實在是有點訝異,於是我順了順手指便開始彈奏起來。大概已經有半年左右沒有好好認真的練琴,然而,現在的我,大概還要再等半年多,才能夠再好好的從頭開始吧?

  後來我便開始回想一些事情,在決定好甚至已經做好萬全準備的時候急轉彎感覺不太像是我的風格。但是我卻這麼做了,在我與K君國三寒假去剪頭髮的時候。那時候我們在板橋後站,我若有所指的問她:你覺得我決定去FR真的是對的嗎?她似乎很訝異我的問題,於是她問我:你不想去嗎?我當然很想去,我非常非常想去,但是我說:很想,可是到那裏以後很多東西都會不一樣。比方說交友方面,語言方面,甚至是之後,或許就不再有轉彎的可能,因為國外的學業基本上落後國內很多。最後我當然沒有去了,於是我留在這裏。剛考完一基,跟K君談論將來想要從事的行業,我說:我也喜歡法律,但是我不想在這麼黑的地方做這種更黑的工作,所以我想當醫生,因為我不會知道對方是誰,只知道我能做的就是竭盡所能讓他好過。

  我現在忍不住想像,要是那時候我沒有把"我要留下來念普通班"這種近乎爆炸性的決定說出口,那現在會是什麼樣子?大概人已經在FR了,然後一直練琴,法文大概也會說得很好(笑),不過後來我連音樂班都沒去考,那時候整個辦公室的老師都在找我聊天。說實在的,現在說這種事情感覺沒什麼用,因為我現在只能想像,想像自己如果做了不一樣的決定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不過這種事情也不用考慮後悔不後悔,因為我從來不會反悔我做過的決定,不過這大概影響到了我本人對於FR的執念吧?

  這種執念是很深的,深到我寧願大學死命念書七年然後出國繼續實幹五六年,我為著這個什麼都可以不要了。我的記性很好,對於事件的記憶也多且鮮明。我記得在那裏沒有吵死人的送葬隊伍(今天經過我們家,我家在十二樓卻聽得一清二楚!),沒有像亂葬崗一樣陰森的墓園(我個人認為)……反正我說出口的話一定是偏頗的,因為我很清楚這樣的執念我可以為他們辯解。(比方說日前還沒被放出來的…)我記得亞爾薩斯附近的音樂營難吃的雞飼料,臭臉的工讀生(吧?),像天使一樣的老師(笑),記得在alps的高級木屋,兩次去音樂營都遇到的帽子男(笑),每天都在聊天的Pinko(笑),彈得難聽到我自己都受不了不過一直沒打算說出口的老師(笑)。

  不會被阻欄吧?我如此想著。
  在我還沒達成之前有誰說我不行的?
  因為我的字典裏沒有做不到也沒有不可能啊!

  可能會再補吧?我要去看鍵角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iana 的頭像
Riana

Café Toxicomanie

Ria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生蟲
  • 惺忪的烏龜無法理解很多事情。
    「怎麼我一直在休息,卻老是比那群前進的傢伙們狼狽?」
    泥塗裡頭打滾倒是可以很有效地取悅自己。


    咳咳沒事,衝阿醒著的兔子。
  • jdh8
  • Le mot impossible n'est pas français. XD
  • Si!

    Riana 於 2011/07/19 23:0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