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的事情就讓它過去了,十天以後我又打開了網誌的發表新文章介面,並且在我的鍵盤喀啦聲之中思考著。然後我打開了音樂播放器,把坂本龍一的曲目全部塞進去,按下播放鍵。事實上,不久前,客廳新買的音響還在響著Ravel的作品,但不知是何時的事情,待我回過神來,聲音早已沉寂,僅餘下一片寧靜與電風扇的馬達聲。

  仔細想想,要是我現在還是高中生,我的暑假只剩下兩個禮拜了。但我不是,我九月十三日才開學,還剩下一個月。過去的事情就讓它過去了,我是打算以這句話當作不補日記的藉口的,但是我答應要寫的我絕對不會忘記,除去那些僅僅暫且擱置的作品與心得,我還欠了一封信(我為什麼要自己答應自己呢?)(不曉得那個人收到會不會驚訝,他大概壓根沒想到我會寫最後一封信給他)(雖然像是訣別信),欠了對於附中的緬懷,學生會什麼的。

  我站在這裏對著另外一個時空大喊,而彼方半點回聲也無。

  雖然我這麼說,但是我一直覺得過去是曾經,所以一直存在。我彷彿踩在已逝時間的泥淖中越陷越深,我很害怕遺忘,我覺得想不起來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如同記不起來一樣。遺忘過去的事情,對我而言就好像忘卻了自身的組成。我執著於這樣的說法:現在的我是由過去億億萬萬個自己所構成的,所以不論那是多麼不堪回首的過去我都無法缺少它而且無法忘記它,因為如果我沒有經歷那些,我就不會轉變成我。

  儘管如此,那些經驗卻不免對我往後行動或抉擇造成影響。有時候經歷到一個與過去非常相似的情景,我就會把那些經驗拿來套在現在的情境上,因而退卻。我想到了那些失敗的經驗,我想到了那些難過的經歷,我想到他(她)們做的那些很壞的事情,以及在那之後我其實一點也不想要被大人們自以為是的關心。Dans Paris裏面的哥哥說:『悲傷是每個人與生俱來的,就像是每個人眼睛的顏色,其他的人沒有辦法作什麼,只能讓你自己去照顧你的悲傷。』我很喜歡這句話,都背起來了。

  扯遠了,我覺得我在事業成就上是十分樂觀的人,但是在感情方面卻是個悲觀的人。昨天晚上CYC問我:你是個如果被拒絕就會痛不欲生的人嗎?我說:呃不是啊,我習慣了。不過,話說回來,好像有哪個人曾經說過:悲傷是不可能被習慣的。(我覺得這句話好美)

  不過也沒有那麼悲傷,雖然我發這種貌似很哀悽的網誌不過我想要誠實的告訴大家這是因為音樂的關係,我正在播放音樂。

  話說,很多人問過我:「那個真的那麼慘嗎?」因為我說我和HHY之後就不想再交任何男朋友了(也的確做到了),我想澄清一下:不,沒有,這是我個人的問題,是我的性格跟喜好跟擺在第一位的東西的差別。對不起,你很好,只是我們不正確。

  這篇網誌到底想說什麼?

 

 

  其實我覺得一個沒有被多於情感沾染的形象很美,而且這樣就能一直維持住,就像是玫瑰標本一樣永恆。我不曉得終有一天會不會消失,我一方面希望不要,因為這代表遺忘與汰換,我一方面又希望會消失,因為這樣那個空間就可以讓出來了。然而這樣我就會一直在遠方看著,凝視著,然後抱持著遺憾望著,像是部分的紀平,眼睜睜地等待你不會給予的回眸,然後我往左,你往右,各自前進而你的身邊很快地出現別人。我原本真的認真的想,只要能維持那樣就好了,這樣我以後就可以一如往常地寫。然而隨著日子愈發接近,我就更加感覺到我想的大概不只那樣,因為夢境這樣的東西讓我回到我以前確定那樣的感受的過去,它提醒並且暗示了我,我一直在看,但是我不想被發現所以只好用餘光看。慘了,看得懂的人大概會覺得很噁心。那請大家都不要看懂好嗎?

  我一直在猶豫我到底要不要說,這個的同時,我也一直在模擬你R我的對話(不光是,還有各種邀約的版本),PW覺得:幹,超像。

  不說我就等著看你消失,但是說了的話我一點也不想被R,雖然我上面才說我常被R都習慣了,但是「悲傷是不可能被習慣的」。我覺得我好麻煩哦,硬要說又希望你不要那麼說。

  ____,__________?________。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iana 的頭像
Riana

Café Toxicomanie

Ria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