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是歡樂又懷舊的小學同學會,其實我喜歡隔了很久很久才又見面的感覺,其中有幾個人都有六年沒見了(笑),儘管大部分的人還是國中同學。不過我會那麼覺得,是因為從前累積了太多沒有辦法在短時間就面對的人事物,所以我在等待。不過我好像一直在等待,不管是等什麼。算是一次很棒的經驗,大家都變了很多哦。話說回來,台北真的好小,大家的交友圈都一直重疊,難怪就算是國小同學還是可以講現在的八卦。

  今天去學校寫榜單,說是這麼說,事實上只有黃琳禎跟陳星穎在寫,還有Silvia哦科科,我在旁邊寫給S的信,其他兩個人在FB。學校人員有點微妙,算了懶得說,總之我們無視規定地貼了超多格,反正拍完照我們就高興了,不久就會被拆掉了吧。

  FB的通知數今天一直負數。

  我覺得已經可以談談死亡了,感覺有點奇怪,其實一切好像突然變得非常遙遠,偶然想起時只有「啊,已經不在了。」的這種感嘆。我正在聽哦,安瑋說我是聽覺系,真的,不過也參雜一點嗅覺。(笑)其實這樣很好,因為如果我很喜歡這首歌,我就會一直聽,一直聽,然後我就不會忘記了。不管走得再遠,我都不會忘記,幾十年之後,只要聽到這樣的旋律,我就會想起這些那些。

  今天晚上去上法文的時候,Michael問我是不是換髮型了,所以其實他記得我還沒燙頭髮之前的樣子嘛雖然他每次都一直問我是誰,仔細想想大概只是名字記不起來,就像是班上有很多Vivian也有很多Natalie。不過我是Diane哦因為我不想再回答Riana是什麼。

 

  知道嗎?我想要抓住時間的尾巴,所以我看我聽我想說。

  能夠轉印青春歲月的方式只有創作與攝影,所以我喜歡照相,因為我怕我忘記以前的我長什麼樣子,我覺得等老了以後費盡心力卻想不起來自己的曾經是一件非常遺憾又傷感的事情。

 

  其實我會說,我真的會說,因為我不想就這樣什麼都沒留下。

  「韋德說笑般的告訴他,其實當年他曾經喜歡過自己。不知道他內心的動搖是否明顯到讓對方讀出,他以為韋德會告訴他這不過是在說笑,像以前一樣揶揄他怎麼這麼好騙,而那個人卻沒有。」

  「那現在呢?……霎時從深處湧出的一個問句,他將它吞嚥回去了。」

  「青春就像鳥飛過的軌跡,啪撻啪撻地,什麼也沒留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iana 的頭像
Riana

Café Toxicomanie

Ria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