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旋轉,不停地。

   身上纏滿一圈圈白色的繃帶,

   曩昔剪開它的是你身上的爪,

   它愈纏愈厚,爪卻被他們磨鈍。

   裏面是真正的外面,表象是真實的內裏。

   在你想要張牙舞爪裸足向前奔去時,

   腰卻被人環住。

   不要走他們說眼神看著四處,

   你掙扎甩開他們的手,

   如果抓開了是會解體的他們說。

   是會解體的,

   你是一隻會站立旋轉的匍匐的獸,

   因為他們把匍匐的你用繃帶黏起來,

   如果拆開了是會變成很多殘肢的。」

 

我和他們說了這個藏在老舊倉庫裡的繪本說的故事,

為了不要忘記,不要忘記我曾經擁有這個故事,

你把摻著泥土的玫瑰花拿給我,

與我一起剝著花瓣哀悼死去的書,

我的眼角沁著一顆水珠,為了死去的花朵與書,

所以你用繃帶纏住我的眸,哀悼我的眼淚,

困住的我的眼就好似繪本裏面的獸。

 

了解我的你把我畫成了繪本,

解開我的繃帶,把我關在空無一物的大草原,

我覺得好自由,但是好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iana 的頭像
Riana

Café Toxicomanie

Ria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小切
  • 好冷,但是好自由。流一點淚就可以取暖了,又流不出來嗎。
  • 身在雪國,儘管是一滴溫熱的淚,在碰觸到寒氣的剎那,便凝成一顆水晶,垂吊在眼角。

    Riana 於 2011/12/11 13:5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