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現在算有點苦惱,因為無論是哪個雛形都沒辦法讓我做到最後,做到一半就覺得看不順眼,就想換掉。雖然想說給別人看一下就可以問建議,但是我實在不想讓我自己無法認可的東西流出去,今晚大概要繼續弄。說長不長說短不短,我想我無論如何都無法滿意是因為我有包袱,雖然說隨意但是還是會被一些成見影響啊。(所以理想狀態應該是什麼都還不要看直接試試看)不過那都是等等之後的事情了,今天想要在洗澡前就把網誌打一打。

其實我想離開了。儘管說不定一開學或是一見面就會故態復萌吧,但現在不知為什麼就覺得不太對勁,我的直覺告訴我這絕對不是我真正想要的。有點想找語言交換,但是這樣就變成幾乎每週都要跑台北市了,因為我需要一個環境提醒我一些重要的事情。如果可以自由地行動,對我肯定比較好吧。因為我的理由太薄弱了,無法在重要關頭的時候說服我自己(一方面也是我抗拒被說服),前一陣子才發了關於夢想的動態,我不可能輕易放手,不管被潑多少冷水,我就是這樣自私自傲的人,沒辦法犧牲我未來幾十年的生活。

突然想到,不可能什麼的真的沒有辦法說得太早,儘管我之前曾經和她說過這是不可能的因為M君太現實,但是想想這大概是遺傳的力量吧(?),他對那方面並不是俗不可耐也不是沒有相近之處,他只是一個可憐的孩子,但他大概懂吧。因為我彷彿體會了某種預感,如果我們在我所重視的地方沒有共通之處的話,說不定就會演變成Y君的情形。就某方面來說,興趣大概比個性重要吧,我會這麼想也無可厚非(畢竟才大學)。所以她才會建議我要聊深入一點吧,其實也不是不敢聊,只是覺得沒進入那種情境。

「算了,就隨意地......」這麼想的話大概會比較好吧,包袱這種概念果然可以套用在各種各樣的情形,能夠完全沒有壓力地相處是最好不過的了。

當我這樣沉靜地待在家裡的時候,當我這樣熱情地表現與創作時,當我一個人坐在車上,一個人在街上行走,一個人背著相機袋,就能再次體認到一個人這種自由的美好。就如同我之前和小廷璇說的:「我喜歡孤獨一個人,而我現在正是如此,我不害怕孤單,而我仍然沒來由地感到寂寞。」只是不曉得為什麼這個世界上的人彷彿都視形影單隻為原罪似的,避之惟恐不及,如果自己只有一個人就會開始怨嘆;如果去吃東西或看電影只有一位對方就會顯得有點彆扭,我都不彆扭了你們是在彆扭什麼呢?或是一個人走在路上偶爾就會有人試圖來搭訕,我一個人走這條路走好好的為什麼要來打擾我呢?如果我想要去哪裡說我要自己去,還要被問是不是交男朋友了真是令人無奈。這些我想大概跟「人類群居的特性」有關吧。

我會談論自己,只是你不一定會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iana 的頭像
Riana

Café Toxicomanie

Ria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