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候就會覺得要解釋的東西太多了所以懶得開口解釋,然後就被以既定的印象觀看著。

任何事情都一樣,無論是對任何人。也曾有過一串話就要那樣湧出來,卻仍然卡在咽喉,被自己硬吞回去了。

 

晚上突然變得好冷,我的手指覺得十分冰冷。今天久違拉了比較久的琴,即將消退的繭上又多了更多的弦痕,然後就這樣無盡地輪迴。

我仍然坐在這裡。

 

經過了一個月,我想我可以的。對於一些改變,也許真的不過是願不願意與要不要的問題。

儘管我現在不應該待在這裏,但今天是特別的,就原諒我吧。

我想我什麼都不需要了,因為我的信仰就是自己。

我有我自己的方法與步調可以完成的,

取與捨被我無意排除在生活之外,

我想若我重新去看那兩邊自我分析,

可能還是沒得完全明瞭吧,

只是既然已經如此,

也只能繼續。

只能算是一次滌洗吧,

如果清楚自己不想要怎麼樣的生活,

就不要再留戀。

 

如果事出有因的話,

我討厭你們。

我恨你們。

就算總是一樣也不在乎,

和對方一樣可有可無。

我沒有打算要做什麼,

不要躲在洞穴裏。

我坐在樹枝上雙腳輕輕晃盪,

朝著底下走過的行人望去,

然後一瞬瞥見閃逝的背影,

正想要開口喊道卻重心不穩摔了下去,

只剩一隻手抓住樹枝。

「喂你......」在話語正要源源不絕湧出時,我將它吞嚥回去了。

我不會打電話,

因為就連打電話給非常好的朋友都足以讓我猶豫許久。

 

「喂你......不要走。」但是我自己離開了。

但是我愛你阿。

--如果是小切有可能會這麼說吧。

 

要知道人活在世界上渴望的不是別人,

而是自己的投影,

就像是納西索斯的倒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iana 的頭像
Riana

Café Toxicomanie

Ria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切
  • 「但是我愛你阿。」

    是faller說的
    還是passerby

    passerby這個字好神奇,複數是在中間
    就算有伴,別人也不知道。
  • faller也是他的passerby,passerby也是另一個faller。

    對啊。

    Riana 於 2012/02/15 21:07 回覆

  • 切
  • 不,不要迴避這個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