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是媽媽的大壽哦!生日快樂!!!不過明天再補吧(請稍安勿躁)。

  多想直接寫一個「今日公休」,都已經到這個時刻了我真的很不想討論過去的事情(儘管當中只相隔一天)。

 

  現在我又要以當下的口吻來敘述昨天發生的事情。今天下午預計的游泳被大雨給毀了,不過晚上仍然要去上法文。記得上一次去天肯是2007.11-2008.3左右,時間真的很可怕,已經快要四年了。老實說,我一直覺得我的法文在原地踏步,大概是高中的第二外語太輕鬆簡單的緣故吧?不過也因此認識一些好朋友算是唯一的收穫吧。我手上拿著要給L的書,背著從大安站全家領的貨,在台北車站一直走來走去。關於台北車站地下街,我最後一次逛大概也跟天肯同期吧?自從離開天肯(接續是令人懷念的國中基測),我也跟著脫離了台北車站生活圈。(畢竟接下來就發現東區的美好了)

  還是想略提一下當天的課的(疑似恢復過去式敘述模式),同學說(這麼說其實有點彆扭,畢竟我們從小到大就已經習慣所謂的同儕必定是由與自己年齡相仿的人們所組成,對於一個外組的班(非學校教育之意)年齡相差很大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但要對其稱呼「同學」,卻誘發一種十分微妙的感覺)當天是法國政經的第二堂課,據說第一堂課是在講政治體制,這堂課則是在講法國的左派,不過主要是在講極左派(la gauche de la gauche)。天肯的課程是兩個小時中間穿插大約五到十分鐘的休息時間,前半堂我覺得還滿有親切感的,畢竟高中的歷史公民都有好好的學,不過到下半堂有點累,我又看不太到黑板上的字,而且沒帶筆記本(只帶了鉛筆盒簡直愚蠢),手機的字典因為是免費的所以漏字,(以上是非常冗長的藉口)所以沒有非常懂,不過Vincent講課的方式真的式挺活潑的(PS法國人上了年紀的那種感覺型都有點像),而且其實也沒有講很難的東西,他也沒有講很快,整體聽下來(儘管耳不聰目不明)大概也是有七成以上吧?很久沒有接觸法文了,在上課前跟下課時我傳了簡訊給容瑜,我也真的認為該好好上上聽力跟說的能力,大部分的人(我以為)好像都聽得懂,而且有幾個人說的還滿好的。雖然不至於灰頭土臉,不過語文要進步真的要多聽多說,以前都沒很認真背單字,之後也要更加強了。

  順道一提,原先我似乎在煩惱關於運動與看書的問題,但是我後來發現這個問題根本不-存-在。因為我可以早上在家裏看書,中午吃完午餐再出去運動,然後中間的時間可以亂亂走或是再去看什麼書,接晚上七點的法文課,簡直完美(滿意貌),之前是在煩惱什麼呢?真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iana 的頭像
Riana

Café Toxicomanie

Ria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