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我很不習慣在手上佩戴飾品的,無論是手鍊、戒指或是手錶。

我記得我國小五年級以前手上戴著Casio的大手錶,後來不知道怎麼了,我記得好像是錶帶斷了之類的,要練琴每次都要拿下來也不方便,也就索性不戴了。

所以有好長一段時間,我都習慣要看時間就看一下手機,不然就是直接問旁邊的人吧?

直到升高一的時候,因為在考場要自己準備手錶,我爸媽便送我一支有精巧貝殼錶面的銀色手錶。要說是什麼牌子的我倒也不太記得,我只記得那支錶好像不便宜,而且之後我練琴也沒有練得這麼勤(至少在學校是不能練的),於是便開始再次習慣戴錶的日子。

我的手腕很細,所以跑了兩次鐘錶行去把錶帶調小。原本還會覺得有東西掛在手腕上卡卡的,後來也就逐漸習慣了。在我高三的時候它沒電了,裏面的鑽也脫落了一顆,便把它拿去修理。然而它最近卻又停了,其實也不是很意外,畢竟這種錶都是會越走越慢的,好像把時間都凝滯一樣。上星期回家,我把它拿下來以後就忘了把它戴上,原本想要再拿去換電池的,也一併忘記了。

現在我又得重新習慣左手腕空蕩蕩的日子。

當我輕輕將左手的袖子捲起,卻只能看見空無一物的表面。

想想也沒什麼不好的,畢竟把手錶拿掉,才能真正擁有時間。

 

但是我的左手腕就是覺得空虛又寂寞,我也沒辦法,也許久了就好了吧。

 

戒指的話更不用說了。儘管我在看鋼琴家演奏的影片時有些人是會戴著戒指的,但是我想我仍然不會去戴吧。

我喜歡美麗修長的手指,它們赤裸自然的模樣。

我想有一天我會掬起一雙手,然後對那些手指們仔細端詳一番吧(笑)。

 

 

 

 

掌是顏,指是四肢,腕是甜美的咽喉。

 

我已經習慣獨立,獨立去相信,就像一個詭異的宗教儀式所成的無限迴圈。

我一邊想著不能再這樣下去,我要去相信並且付諸實行,因為從高中時代我就已經清楚明瞭,能夠真正讓我開心放鬆的,只有我自己的突破與成就。

但是我仍然凝視著。

我對那種事情一向很悲觀,因為我沒有任何故事值得我樂觀的,我總是想很多,因為除非我偶爾突然醒來站在外人的角度觀看,才能將心比心。

但是轉念一想也滿像我在為現實的現實找藉口,雖然我以前也覺得我是個過分的人(但是旁人聽過原因卻不那麼覺得)。

 

說好的信跟卡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iana 的頭像
Riana

Café Toxicomanie

Ria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