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我們學習怎麼微笑,怎麼哭泣,怎麼擁抱別人而不在守著自己的一隅。

 

然後我們擁有了秘密,藏在心裏而無論面對著怎麼樣的人都不願意開口。

 

或許,我們迷失在人群中的花紅酒綠。

 

在一次又一次的失落中留下了淋漓的瘡疤,

 

接著為了遮掩難看的疤痕揭起懷裏的面具,遮住自己的臉孔。

 

魅影,

 

魅影燙傷毀壞的臉孔早已不知如何笑。

 

 

 

 

有時候我會想,面對好幾篇的手機號碼,

是否有些人會用自己的去試試看?

人活得越久,藏起來不被知道的想法就越多,

但是卻有一種乾脆全部不要了的想法,

也許明天就會好轉,

當思緒全都轉移到一些我該做的事情上,

也許是最後一晚,

顯得莫名的低落而消沉。

也許是想引人注意,

不過最後真的只有尹仁注意囉(笑)

 

我知道我會藏的很好的,

你永遠不會知道你是你,

儘管我很需要你你也不會知道,

因為我總是絕口不提,

或許我曾說過,

但我總不可能細細記得全數的事情,

儘管如此,

那肯定是我刻意的將其忘記。

 

最後一遍的新天堂樂園,

然後今夜將逝,

明天將不在是今天。

 

搖擺的鐘聲,

一種心碎的依賴。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iana 的頭像
Riana

Café Toxicomanie

Ria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