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égory Lemarchal - Je rêve

這是我前一陣子很喜歡的歌手,下次再來介紹他。

 

老實說我也不曉得為什麼要這麼做,

而且今天好累,真想拿我指考前一個星期寫的極短篇來搪塞,

不過那個還是要三篇一組發才行。

我的房間仍然亂成一團,每天都有各式各樣的事情要出門,

其實有點累,夏天還是太熱了,

下星期一切就會繼續運轉吧,儼然處於宇宙渾沌期似的。

 

我在一步步地遠離。

 

這裏有我,還有我,以及我。

 

左手依然不停地搓揉嘴唇,皮屑漫無目的地灑落,

左食指結了一個詭異的繭,我摳它,剝它,剪它,

它仍然像是固有的存在物一般不停浮現,

或許等我止了這個改不掉的習慣它才會消失吧?

然後在我沒有發覺的情況下,偶然驚呼:嘿?不見了欸。

前一陣子我以為可以把習慣扭轉成摸鼻子,

但是那個來回搓揉的動作猶如該死的強迫症,

一次,兩次,三次--

在這個時間點之前,

我的左手仍舊照例地搓動著。

有時候,它會把書角搓成小小的滾邊。

 

不久前我想到了一個好方法,

如果我練習用左手寫字,

也許就可以矯治這個習慣。

 

我不知道,

說不定有著難戒的癮的始終不是手,

是我的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iana 的頭像
Riana

Café Toxicomanie

Ria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