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為什麼日記容易一天拖一天,除了我每天回來就晚上了並且累積太多事情沒有做讓我效率降低以外,由於不想讓日期中間有漏洞的這種吹毛求疵性格使我就算當天已經發了別的文章或是什麼還是會過來意思意思補個一篇。的確是這樣沒錯,因為日記這樣的存在本來就應該和其他的類型是不同的。但我的原意卻不是像這樣的囉哩叭唆流水帳(這句話不曉得講了多少遍)而是因為一天的生活經歷或是某一個當天發生的生活細瑣而衍生出來的一種靈感或是想法。比方說,當天我聽到了某個音樂,想起了某一件事情,然後將其寫在日記當中,成為就我認為非常有意義的內容。問題在於,每當那種時候出現,我就會以一個嶄新的標題來開啟一篇新文章,於是當天的日記仍舊是一片空白的敷衍流水帳。

 

  想想這樣的作為並非無跡可尋的,畢竟日記(就我認為)會是一個以「我」為主角的第一人稱為主體,敘寫一個確實客觀地在當天發生的事情,不包含由自己幻想出來的虛構情節,但是從當天發生的某事件衍生出來的自己主觀的想法則不在此限。我仔細回想了之前沒有被我當成日記而另闢新篇的文章,大概也只有「捷運站」能夠算是日記吧?但是那時候我還沒有開始三百六十五天的記錄。話雖如此,或許在不同的時間點我看那些我現在並不認為是日記的文章卻會認為那是日記。比方說「對話,他與我」這篇是虛構的,但是是我一時興起的,基本上只有第一段能夠成為「因為當天受到了什麼而衍生出來的主觀的轉化成虛擬形式的記事」,後段則與之不相干,純粹是打完了以後想要將其做為一個散文(或是散文詩)而拼湊而成的創作,像這樣的情況該如何定義呢?

  那麼,像我現在打出來的東西該歸類為有意義還是無意義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iana 的頭像
Riana

Café Toxicomanie

Ria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