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說安詳地出發了。

 

今天和媽媽聊到海葬,

媽媽說:「你不覺得海葬很殘忍嗎?要把骨頭磨成細細的粉然後灑到大海,什麼都沒了。」

我說:「還有照片啊,而且,就算留著小小的骨頭,就算你多深愛著那根小小的骨頭,無論它對你意義多大,哪天它不小心跟別人的骨頭混在一起了,我相信你分不出來了。」

 

突然想到小廷璇說的樹葬,我就會想到白先勇的樹猶如此,還有歸有光的項己軒志:「庭有枇杷樹,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蓋矣。」

 

 

其實也沒有甚麼事情,我原本晚上要弄好批判性思考的辯論材料的,結果我去練琴了,

然後坐在電腦前面發呆(呃......)。

今天泡了久違的熱水澡,還出去買了布丁的材料。

很可惜這個想法太臨時了,不然我就上網買玻璃罐了。

 

好想跟你說話哦。

 

我根本崩壞了,晚安。

明天開始又是生物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iana 的頭像
Riana

Café Toxicomanie

Ria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