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在做什麼呢?我知道我現在最先要做的事情根本不是坐在這裏傷春悲秋,需要我空出更多時間來做的事情太多了。

但,請讓我說話,只有這一次。

 

每次發生某些事情,我就必須努力催眠自己去相信我所建造出來的概念,唯有如此,我才能依循我所設定出來的道路一直往前走。

我並不想改變,也沒有什麼好改變的,這樣很好。

有的時候我會想,為什麼到處人都這麼多呢?我真想要跑到一個沒有人的空曠地方,然後大哭大叫翻滾奔跑。

我沒有帶琴來長庚,也沒有鋼琴給我練,寫小說的時間也沒有(或許只是被歸為非急迫性的東西而被放置一旁)。

唱歌也好跳舞也好,我真的沒辦法,因為我需要只有我一個人的空間。

花太少時間在與自己對話了,或許我還是不適合與別人一起生活,我想之後還是會離開吧。

藝術真的是我宣洩的管道,畫畫也好,老實說我有點想念我求學期間唯一上過的高中那兩年美術課。

 

我已經分析了很多遍,兩極化的走向確實如此,現在因為缺乏_ _的滋潤(也可以算是一種宣洩吧?但這也不是能在大眾空間做的),導致顛簸不定。

知道嗎?你們已經看見你們的未來了,但我未來的目標還在很遠很遠的地方,他曾經離我很近,卻又離我好遠。

有時候我忍不住會想,這大概是一種缺乏了解的寂寞吧?

我相信我能夠懂完全的我,因為我和我說了好久的話,不曾欺騙過我,就算事實再怎麼殘酷。

我每一個階段認識的人們都找到了一片段的我,僅僅如此。

因為有太多事情,不是光用言語就能讓人如親身體會了,儘管我自認為文筆不差,但大腦認為了解跟身體心理確實了解卻是兩回完全不同的事情。

 

有時候我會不禁羨慕起一些人,那些想到什麼就去做的人,

我卻不行(我自己選擇的),因為為了達到一切深刻靈魂的欲望,就算非得用黑布蒙眼,我仍然必須往前走(既定的方向)。

 

這個世界上又有什麼是永恆的呢?

我不相信卻又相信--

 

「我壓力好大。」又有誰不是如此呢?這叫我如何說出口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iana 的頭像
Riana

Café Toxicomanie

Ria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